为了两名伤者持续救援10小时 绝不能放弃他们

  • 发布时间:2019-11-13
  • 来源: 《成都商报》
  • 阅读次数:5
  • 字体:
  • 分享到:
       
  • 打印:

 

   2岁的小汤蕊被抬出,但已不幸遇难摄影记者 王勤

 

   叙永山体滑坡现场航拍图 摄影记者 王勤

   9日16时20分

   叙永县分水镇分水村1社发生山体滑坡

   9日17时55分左右

   一名40多岁的女性被困群众被成功救出

   10日0时

   经四川、云南多部门组织力量全力救援,已先后救出8人

   10日6时11分

   救援队伍先后救出2名被困群众

   10日12时10分

   第11名被困者小汤蕊被找到,已无生命体征

   12月10日,凌晨,史称“永宁”的泸州市叙永县城气温5到8摄氏度,与云南威信接壤的分水镇却只有1摄氏度,寒气逼人。

    9日16时20分许,四川省叙永县分水镇分水村1社(小地名:大坡上)发生一起山体滑坡,滑坡摧毁了3户农房。记者从叙永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获悉,经救援人员连续奋战,12月10日12时10分,叙永县分水镇山体滑坡灾难中第11名被困者已找到,系一名两岁女童,已无生命体征。截至12月10日上午12时10分,11名被掩埋者全部救出。另有1名失联人员仍在继续寻找中。

   艰险

   事发地有一段 处于浓雾危险路段

   “废墟上黑压压的都是人,每个人都忙着救人”

   10日凌晨,一名在现场焦急等待的医护人员感慨。据叙永县官方消息,12月10日清晨6时05分和6时11分,救援队伍先后救出2名被困群众,两人生命体征正常,神志清楚,立即被送医治疗。12时10分许,第11名被困者已找到,系一名两岁女童,已无生命体征。

   此次山体滑坡事发地分水镇分水村,距离叙永县城54公里,因为道路弯道多,有一段路处于浓雾危险路段,如行云端。这导致该路段行车困难,开车需要一个半小时以上。记者在赶赴事故现场过程中遇险,车辆被困,幸好遇到路过的自贡消防帮助。

   “12·9叙永山体滑坡”灾害发生后,分水镇当地迅速组织力量进行救援,众多当地群众自发加入到救援队伍中。家住分水镇综南村的成忠金告诉记者,当他闻讯跑到现场“刨人”时,废墟上黑压压的都是人,每个人都忙着救人。

   虽然事故现场距离县城较远,但距离云南省威信县只有20分钟车程,威信消防成为率先赶到的专业救援力量。据现场参与救援的威信县消防部门负责人介绍,当天下午17时10分左右接到指令后,威信消防迅速集结力量参与救援。

   威信消防20多分钟后赶到现场,当时,当地干部群众已在自发营救被困者。由于专业工具和救援技能的缺失,救援非常困难。威信消防立即展开救援,在9日17时55分至18时之间,一名40多岁的女性被困群众被成功救出。

   艰难

   1℃低温中 他们用手刨开废墟

   “救援工作相当困难,眼前是倒塌错乱的墙壁”

   据了解,云南威信消防、镇雄消防和昭通消防支队先后分三批次赶到现场,救援人员达到30多人,动用了多辆救援车和大量的救生设备。四川方面,除了叙永消防及泸州消防,宜宾、自贡、内江、资阳等地的消防队伍随后也陆续赶到。

   警笛呼啸,平静的叙永县城被震动了,人们议论纷纷。时值周末,叙永县矿山应急救护队中队长袁钱林撂下电话,带领一个小队救援人员及相关救援装备和器材,穿过浓雾火速赶往事发地点。

   矿救队员用生命探测仪探测确定了有生命存在废墟的大概位置。“救援工作相当困难,眼前是倒塌错乱的墙壁。”袁钱林说,救护队员用手刨,铲掏的方式一步步接近被埋人员。

    救护队员们用切割机锯开坚硬墙壁通过缝隙给被埋人员葡萄糖维持生命体征,整个营救过程,矿山救护、公安消防贯穿始终。除了利用专业的救援设备,救援人员还用手刨,有人因此刨破了手指、擦破了脸,可是谁也没有在意。后因山体裂缝,救援队伍被要求安全撤离,后来确保安全后,救援力量再次返回营救。

   12月10日凌晨零点左右,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赶到事故现场时,天气寒冷,室外温度只有1℃,天空飘着阴冷的雨雪。已经在现场施救了六个多小时的救援人员还在现场坚守。

   天寒地冻,风冷刺骨,现场救援人员都穿上了厚厚的冬衣。迅速救出废墟下的被困群众,是现场1000余名救援人员的共同心愿。“早一点把人救出来,就多一分希望,他们也少受点苦。”一位现场医护人员告诉记者。

   坚守

   10小时营救 只为两人一线生机

   “要像剥洋葱一样把他们前后的瓷砖,一点点地剥开”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来自某建设工地的2名被困人员被埋在一处斜坡面下方,表面是水泥板,下面结构异常复杂。来自泸州消防支队、叙永消防大队的救援人员,一直在想办法凿开水泥板,进入废墟下方救人。而在泸州消防作业面“一墙之隔”,来自云南威信的消防救援人员也在凿洞,一名两岁多的小朋友确信被埋在下面。

   泸州市消防支队政治处主任王章力告诉记者,10日清晨获救的两名被困群众被夹在塌下来的横梁和两堵墙中间,无法动弹。“被困者前后都有瓷砖夹住,头部被困在两段横梁的中间位置。”直到10日凌晨两点左右,这两名群众仍未被顺利救出。

   王章力说,这两人的状况当时还不错,救援人员送上了葡萄糖水,并通过对讲机与之通话,现场还有心理疏导人员不停地与其说话,激发他们的求生欲。“我们要动用电镐,像剥洋葱一样把他们前后的瓷砖,一点一点地剥开,腾出空间让他们‘坐’下来,头部迈过横梁才能救出来。”

   凌晨3时35分,滑坡点上方山体出现裂口,除泸州消防外,所有包括救援人员在内,被要求撤出核心区,以防发生次生灾害。几分钟后,核心区只留下泸州消防的救援人员,他们没有一个人退缩。

   凌晨4点10分,现场有人呼叫“千斤顶”,两个千斤顶很快送到现场。三分钟后,又呼叫“小千斤顶”,再后是呼叫锯子、钳子。此时的天空已飘起雨雪,在强光灯照射下十分醒目。

   10日清晨6时05分左右,一名伤者被抬出并送上救护车,等了一夜的救护车绝尘而去,警笛声响彻整个山谷。几分钟后,另一名伤者也被抬出来。据悉,对这两名伤者的施救至少持续了10个小时。“可以放弃吃饭,放弃休息,但绝不能放弃他们。”一位救援人员如是说。

   特写/

   第11名被掩埋者找到

   两岁女童被埋

   爸爸守在离女儿最近的位置……

   汤启军站在那里,戴着口罩,望着正在紧张进行的救援。

   12月10日凌晨4时许,分水镇寒气逼人,雨雾打湿了他的白大褂,他毫无察觉。他说他是最早到达现场的医护人员之一,但他一直没有离开。他说侄女还被埋在废墟下。他说这话的时候,轻声,平静。

   汤启军的弟弟也在现场,跟正在施救的救援人员站在一起,守在埋着女儿的那个位置。汤启军望着那里,眼睛里满是焦虑和伤痛。他说根据现场救援人员判断,他两岁的侄女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

   废墟,掩埋了两岁的小汤蕊

   汤启军是分水镇卫生院的医生,灾害发生后,他是最早到达现场的医护人员之一。12月9日下午4点30分左右,他从卫生院赶到现场,坐车只用了两三分钟。

   灾害发生后,他接到指令赶去救援,同时得到的消息是,侄女也被困在了废墟下。

   汤启军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小汤蕊是他弟弟的女儿。因为前几天汤启军的爷爷去世,家里事情比较多,四天前,弟弟把两岁多的二女儿送到了外婆家里,让外公外婆两个老人帮忙照看几天。

    外婆家就在三栋垮塌的房屋靠外面这栋,9日下午5点过,第一个找到的伤者,就是小汤蕊的外婆。那时候,救护车还在赶来的路上,汤启军参与了现场救治,随后用其他车辆将伤者紧急送往医院,但最终在送医途中死亡。汤启军说,小汤蕊的外公在9日晚上7、8点被找到,随后送往医院救治。

   他说,就想等一个奇迹般的结果

   12月10日凌晨4点过,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见到汤启军时,他正跟其他医护人员站在废墟边上待命。

    在大队伍的医护人员到达现场后,汤启军有些“插不上手”。但作为较早到达现场的人员,汤启军跟其他人一样展开了第一时间的救援。“我到现场的时候,已经来了很多人,大家都用手刨。”汤启军说,在专业的救援队伍赶来以前,救援就已经展开,很多人就用手搬抬垮塌的石块、砖头,他也跟着一起施救。

   在大队伍的医护人员赶到现场后,汤启军本可以撤离,但他还是在现场值守。他说,“因为我侄女还埋在下面。”

   他说要等一个结果,或许还有奇迹。但据现场救援人员的判断,他的侄女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他很轻微地说着这句话,似乎害怕说出口。汤启军已经一整晚没有睡觉,10日上午,记者见到他依然还在现场等着。一个一个的伤者被救出来,然后被迅速地抬上救护车送往医院。

   救援工作还在展开,为了找到小汤蕊。汤启军也在等待,等着侄女被救出来。汤启军的弟弟,小汤蕊的爸爸也在现场,他跟救援人员一起,守在离被埋女儿最近的位置。

   直到12月10日12时10分,两岁的小汤蕊被救援人员从两层的水泥板废墟下救出来,遗憾的是已无生命体征。救援人员围着她,脱帽致意,然后将其抱进白色棉絮包裹抬上汽车。

【编辑:陆扬】